現在,

對於這兩個字,

我往往只有焦慮與想逃避,

逐年增加的惱人症狀...

 

以前小時候是喜歡這個充滿期待的日子,

因為可以領紅包,

雖然數字只是比平常的零用錢再多那麼…一咪咪,

但就會特別的開心。

還記得國小的時候通常在開學後,

幾個要好的同學會聊到領到多少紅包錢,

『加起來差不多兩萬多吧』A同學說。

『我差不多一萬多…』B同學說。

『天呀!我才幾百元而已!』我OS...

『我大概有四、五千吧』我臉不紅氣不喘地說。

哈哈...

好糗喔...

不過記得當年領紅包時,

還要先排排站聽長輩訓話的回憶,

著實比那幾萬幾千來的珍貴,

因為那時整個家族歷經的風雨,

是無法想像的。

 

再回來現在,

對於家的定義實在模糊到我都不清不楚了,

似乎無論身在何處,

只能用“寄居”這兩個字來形容,

無論到什麼階段,

也又只能像“客人”一樣,

我的家在哪?

我又要回到哪過年?

是過年?還是又有不同的涵義,

不能再回到當年那種單單純純地過年嗎?

還是只能不停地焦慮,

或繼續用各種不同理由來逃避,

吃頓飯、過個年對我而言,

好難好難....

就像我跟四伯說的,

連去你家吃飯都這麼有壓力,

我其實可以完全放掉你們家,

因為雖然羨慕你們還算完整的家,

有人關心有人愛,

但我獨自一人慣了,

I am free ...

always...

 

 

 

 

 

 

 

發福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