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絲般的雲 

本來今年打算不回家鄉過年,

不過實在有點擋不住想見一些家人的衝動,

於是跟四伯商量後,決定在初二也就是回娘家那天回去嘉義。

一大早就起床了,我根本就沒睡,

四伯也睡不到四個小時,

早上七點就開著伯父的車上高速公路了。

雖然很想一路陪四伯聊天,因為很怕他精神不濟車會亂開,

mp3也不能聽,

所以我的眼皮真的快黏起來了,

四伯叫我眯一下也好,

真是辛苦他了,

一趟路下去好說歹說也要四個多小時,

車子又多,常會遇到一小段的塞車潮。

下交流道時,我對路也不是太熟,

中間還有問路人哪條路怎麼走,

南部人果然熱情,

一個問題,幾乎全家人都上前來回答,

一副就是怕我們迷路的模樣,

真的很可愛,也很溫馨。

終於在十二點初到了嘉義,

全部的人都到了,

本來以為會不會又被酸還是怎樣,

今年意外地沒有,

有點鬆了一口氣。


有時真的很難分清楚人的心到底在想什麼,

其實只要對我一點點的好,

我就會很感恩,甚至很心軟地盡棄前嫌,

在我跟四伯準備跟叔叔他們道別離時,

我覺得大叔的眼神對我是有點捨不得,

錯亂了,對人的心思我錯亂了...

我不知道你對我是好還是不好,

甚至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好與不好,

不是嗎?

該裝傻嗎?還是就讓一切進行下去?

反正到頭來都是一樣的,

又何必去在乎這中間的過程。

意外的平靜,也意外地改變。


留在家鄉只有短短的三個小時,

沒有眷戀,

似乎應證自己想擺脫過去的束縛,

但可以確定的是有些東西是一輩子都改變不了的,

那就是親情。


回家的途中,

又是一趟耐力大考驗,

一路上我也是昏昏迷迷的,

常被四伯的切換跑道與緊急煞車嚇醒,

不是他的技術不好,

是車子太多了,又要閃的又要避開車潮的,

還常遇到一些車品極度不好的人,

其中一個超誇張的,

居然在我們後面猛開遠燈,

一般如果是要提醒前面的車友開快點或是怎樣,

通常都是閃一、二下遠燈即可,

不過那個人居然就這樣開著遠燈不放,

四伯整個火上來,就猛踩塞車,

對方就關遠燈,然後又開遠燈,四伯又踩塞車...

真的很驚險,

不知道那個人到底是真不懂還是真的要玩命,

這樣害人真的很糟糕,

四伯一直都維持在最高限速,

也沒礙到你,

就算要超車,你老母卡好自己不會切換跑道嗎?

害我跟四伯兩個人在車上狂罵,

不過你也聽不到...但我真的很想咒你!媽的!

希望會開車的朋友,真的不要害人害己,

在高速公路上千萬不要開玩笑。

 

終於結束了一天的行程,

回到四伯家,

伯母仍舊為我們準備一些晚餐,

謝謝伯母囉~~


也感謝一些朋友的祝賀簡訊,

跟大家一樣,希望今年大家都能夠過個好年。

 

發福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