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沒有睡好,
所以四伯出門後,
我還是繼續呼呼大睡,
到了約11點被一通電話給吵醒,
是國家電影資料館的林先生來催錢,
『好的,我再跟製片聯絡,謝謝喔!』
嗶!
隨即掛完電話
我以每分鐘電腦打字超過70的速度傳了簡訊給製片,
然後趕緊睡回籠睡去了,

睡夢中,(以下請以非理性、非邏輯性來看)
我夢到跟同學準備要坐遊覽車去玩,
主要的目的是拍攝『飛行少年』騎單輪車的過程,
可是在還沒上車之前,
我答應幫一位同學畫畫,
結果畫到另一位同學出現,
才知道已經錯過那班車,
原本預定是9點出發,
可是現在時間已經10點了,
本來想說就不要參加了,
不過不曉得誰去弄了一台車,
我們這幾個沒坐上車的,
就滾溜滾溜地全部都坐上去了。

可是我很不甘心自己沒有坐到拍攝『飛』的那一部,
我趴在前面的椅墊上一直在哭泣,
抽蓄的背影被同學發現了,
於是把我帶到跟那台車會合,
我超開心的,
記得還有經過『土城』,
到了那邊,
除了看到騎單車的小孩子之外,
我還看見了遠雄人壽的趙滕雄,
當我看到他在跟別人討論事情的時候...

嗶!
整個從夢中驚醒,
靠...
還真的是遠雄人壽的打來,
是保全部門說有個客戶想要做變更,
請我聯絡客戶處理,
『ok!謝謝喔~』
嗶!
再度隨即掛上電話,
然後又傳了簡訊(因為那個客戶白天都在休息,是上大夜班的)。

吼~~
不睡了啦!
起來刷牙洗臉開電腦,
又沒工作消息,
悶~~~
累~~~
把衣服丟到洗衣機泡之後,
再睡一下下好了...
好不容易我又入睡了...

我又開始作夢了,
我夢到跟朋友去買新的褲子,
然後還很開心試穿,
因為終於可以穿下『鉛筆褲』了,
腿兒不再會撐破褲子,
不過,我的臼齒一直快掉了,
還不時流血,
然後我又想尿尿,
去到廁所那個門又不好關,
好不容易研究出來怎麼關,
又害怕會不會有人在我舒爽地撇尿時闖了進來,
後來乾脆不尿(我在幹嘛啊)
就一直在弄我的臼齒,
結果被我的舌頭給舔掉了,
血一直流,
我只好衝去看牙醫,
那天是星期天,
很多間都沒有開,
我就沒戴安全帽,
四處去找牙醫,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
可是醫生看完之後,
並沒有把剩下黏在肉上的牙齒拔完,
正當醫生說下次用開刀的方式時,
我整個人突然想冒火,
覺得醫生分明就是想打發我走!
但醫生跟護士卻說,
我們到xx咖啡廳去談...
啥咪?!
在疑惑時,
媽的咧…
電話又來了!

是SHO?!
SHO除了問我薪水的問題之外,
還跟我說工作的煩惱,
其實我不是說很愛比較『廣告』跟『戲劇』的拍攝不同的問題,
因為我有做過『廣告』,
我知道它是怎麼玩的,
台灣的『戲劇』本來環境就很變態,(其實廣告也是很變態)
況且前公司的狀況我也有看過,
就混呀!
一些以前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
都在某些人身上看到了,
然後SHO就一直跟我爭說他有很認真做呀!
卻被同TEAM的工作人員冷戰,
『如果你自覺已經很認真了,就不要管他啊!』
『又不是她付你薪水的,你怕什麼?!』
說到後面我實在也愈來愈火大了!
整個肝火已經旺到不吃正治消痣丸都不行了,
一方面氣舊公司沒良心,
一方面又被SHO自以為是的態度氣炸了...

吼~~~
我想睡覺,
麻痺我吧!


發福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armay
  • .....好複雜!
    我想你是壓力太大了....
    子妹!放輕鬆點吧....
  • 對呀!可能睡也不好、心情也不好…嗚…

    發福蝶 於 2008/09/10 20:21 回覆